首頁 > 美文欣賞 > 正文

馬街書會“嘉年華”

發布日期 : 2020-02-10 點擊次數 : 來源 : 《山東教育報》(綜合版)

白英
  馬街書會,俗謂“馬街十三會”,每年農歷正月十三在河南省寶豐縣城南5公里處的馬街村舉行。書會曲種豐富,規模壯觀。據馬街廣嚴寺及火神廟的碑文記載,元朝延佑年間(公元1316年前后),馬街書會初具規模,清代同治年間尤為興盛,至今已有700余年歷史。2006年5月20日,馬街書會經國務院批準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由于馬街書會具有獨特的民間藝術表演魅力和濃厚的漢文化底蘊,被譽為“中國十大民俗”之一,寶豐縣也因此被命名為“曲藝之鄉”和“中國民間藝術之鄉”。
  清晨不到6點,我們就從縣城出發,剛出城就看到各色車輛和行人朝著馬街村方向聚攏,本應僻靜的鄉村在寒冷的初春活躍起來。剛下過小雪的寶豐縣還有一絲寒意,帶著白霜的麥苗倔強地展示著它的翠綠,一如這露天的場地用無盡的包容召喚著四面八方的藝人與看客。
  會場泥濘難行,卻阻擋不住說書人的熱情,各地藝人早已從四面八方來到會場。不遠處,頭一天搭起的大舞臺氣派無比,早早趕來的藝人們在麥田里隨意拼湊起的小舞臺更具韻味。小三輪上支一張方桌,地里插根竹竿挑起大喇叭,兩把椅子車邊放,一方小舞臺便搭在麥田上,或者干脆用幾根細竹竿在麥田里架起一面大鼓,再加上一對簡板,就成為藝人陶醉的藝術世界。書場內外,鼓曲聲聲,河南墜子、湖北漁鼓、四川清音、山東琴書、鳳陽花鼓、上海平話、三弦書、大鼓書、評書、道情,異彩紛呈,百家爭流;簡板聲、琴弦聲、二胡聲、喝彩聲,聲聲入耳,縈繞不絕。說唱者以天穹作幕、麥田為臺,南腔北調,說古論今,或車搭高臺,或倚桌而立,或歡喜悲切,或激昂頓挫,鄉音鄉愁,勾心撩魂。
  再看來趕書會的群眾,有白發蒼蒼的老人,有稚氣未脫的孩童,一個個頂著料峭的春寒,扶老攜幼,拖家帶口,三五成群,前簇后擁。他們或站或蹲,此處聽一曲,彼處聽一段,會心處展顏歡笑,傷感時神情愴然。書會上,人頭攢動,摩肩接踵,說的、唱的、聽的、看的、逛的,數以萬計的男女老少沉浸在麥田上的喧囂和熱鬧中。
  “不過年,過十三”,只有書會開場,馬街才是過年。9點左右,會場已經爆滿,人山人海。黑壓壓的人群與各類器樂聲沖擊著人們的視覺與聽覺。我感受著前所未有的紛繁與熱鬧,瞬間有些恍惚,好似在過去、現在和未來中穿越……
  一對盲人夫婦正在投入地表演,幾聲響鼓之后,胡琴吱吱呀呀拉起來,梆子清清脆脆敲起來,說書者略帶沙啞的嗓子說唱起來。那專注的神態,那熟練的技藝,還有那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,無不牽動著聽眾的心。演唱的是妻子鄭國榮,說唱的是《大明英雄會》,吐字清晰,引人入勝;伴奏的是丈夫馮國營,一個人可以同時操作梆子、弦子等樂器。盡管兩個人看不見光明,但洪亮的唱腔依然直擊人的內心深處。
  “今年又來亮書了?寫出去幾回書了?”就在他倆休息間隙,一位老者前來詢問。夫妻倆滿面笑容地答道:“已經寫出去兩回書!”鄭國榮夫婦笑著說起了緣由:藝人在書會會場上當眾擺陣對歌,展示自己吹拉彈唱的本事,是為“亮書”;而“寫書”,并非指著書立傳,而是客人邀請藝人去演出。被請去包場演出,即被“寫走”,這是對藝人書藝水準的認可。在正月十三這天,附近很多縣區的農民除了趕書會看熱鬧外,還要辦的一件大事,就是在會上“寫書”——像相親一樣,把中意的藝人請回去痛痛快快地說唱幾天。他們中,有發家致富還愿的,有修房蓋屋圖吉利的,有娶媳嫁女助興的。這些百姓們生活中的大事,“寫”臺書戲,花錢不多,事兒辦得挺美,不僅隆重,在村里老少爺們中也顯得非常體面。當他們在藝人中相中了自己最滿意的之后,便開始商議書價。一個書攤叫一棚,書價一般是以藝人的水平高低來定。雙方談妥了書價,與藝人約定好日子,就算“寫出去了”。而每年“寫書”價格最高的,是當年的“書狀元”,奪得“書狀元”可以說是說唱藝人心中最崇高的榮譽?!皶鵂钤倍际浅米詈玫?受群眾歡迎的藝人。這種民間的評選方式恐怕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。
  正月十三馬街書會為什么經久不衰?每年一過春節,馬街村及周圍村落的老百姓便準備食宿,打掃好院落,歡天喜地地迎接八方藝人,使藝人們有串親戚之感,“無君子不養藝人”在當地蔚然成風。馬街村百姓們這樣說,春節過不好事小,書會必須辦得排排場場。有熱愛曲藝的熱心人,有情系藝術的一代代藝人,有政府、社會的大力扶持,有中原文化的肥沃土壤,這朵根植民間的藝術奇葩越開越艷。田地里的麥子收了一茬又一茬,待到明年冬小麥復蘇生長的時節,延續700余年的“馬街聲音”定又會在麥田唱響。
火山小视频发视频怎么赚钱 闲来贵州麻将苹果版本 温州麻将 2020开奖记录历史结果 茶苑温州麻将 捕鱼兑换微信红包 趣彩票2019版官方下载 近期股票市场分析 老版六宝典2014 516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下载股票交易软件